自6月13日市交通運輸局召開交通系統打擊非法營運大會以來,市交通部門調用了100多名執法人員,駐守祿口機場、火車站、汽車站等15個窗口地區。截至昨天,已查處“黑車”108輛,查處各類違章164起。  
  實習生 馬慶
  現代快報記者 毛麗萍
  半小時內,兩輛車“栽”了
  昨天9:40左右,在南京火車站候車大廳的下客平臺上,一輛牌照為蘇A4JN78的小麵包車被攔了下來。車上唯一的乘客徐先生說,他是從南京“跨世紀裝飾城”到南京火車站的,付了100塊錢。司機是個女的,一直把頭深深地埋在方向盤裡,“我真的不知道,只是朋友找到我,讓幫個忙,我就送他過來了……倒了霉了。”
  南京市客運處稽查四大隊大隊長張建忠表示,按照相關規定,這輛麵包車可被處以5000元—5萬元的處罰。半小時不到,南京運政稽查大隊又在中央路逮著了一輛串線的旅游大巴:豫AF6597。“它只有旅游線路資質,現在卻跑起了南京-泗洪班線,按規定,可以處罰1000元—3000元。”南京運政稽查大隊三大隊隊長陳春表示,第一次,他們按下限處罰,第二次以上就按上限處罰,“這輛車不是初犯,逮著過好幾次了。”
  “黑車”司機跑到局長辦公室想下跪求免罰
  隨著打黑力度的加大,“黑車”暴力抗法也越來越多。昨天,張建忠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平均每三天就會發生一起。今年6月,在南京火車站附近,一輛可疑黑車突然加速把一名稽查員頂到一處窨井蓋上,導致稽查隊員右臂關節骨折,至今還在醫院治療。
  除了暴力抗法外,還有自殘、裝可憐的,“有的吞鑰匙,有的鑽車肚,還有的一家老小跪地不起。”昨天,市交通運輸局局長陳雷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6月底的一天,一個30多歲的小伙子突然跑到她的辦公室,進門就要下跪,“我急忙攔住了他,讓他有話好好說,他說,他被查到了,就收了乘客10元油錢,現在要罰幾千塊,家裡父母有病,實在交不起這個錢。”陳雷說,看著他覺得特別可憐,但是違法就是違法。“再困難也不能違法,我們歡迎他到出租車公司應聘,有個正當的職業。”
  疏堵結合,局長鼓勵黑車司機應聘開出租
  “打黑”,市交通部門調用了100多人,分5組,駐守15個窗口,他們上班的時間跟汽車站、機場同步,一干甚至就是12小時。“僅僅是這樣,其實很難治本,執法力量一弱,黑車就會卷土重來。”
  能不能拿出一個長效措施,陳雷表示,“南京南站就是一範本,只有屬地化管理,多部門合作,才能根治黑車。”同時,她認為,打黑要疏堵結合,“打”的時候,還要給這些黑車主一個機會,“我們現在很多出租車公司都在招聘,黑車司機都能開車,我們鼓勵、歡迎他們前去應聘,有個正當的工作。”
(原標題:“黑車”司機到局長辦公室 想下跪求免罰)
(編輯:SN146)
創作者介紹

溫泉

kg42kgvfj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